风流宛在平山堂

2022-08-01         刘永福        

平山堂在江苏扬州西北的蜀冈上,是扬州文化宝库之一。

从平山堂南门进去,南墙脚下有一株三百年的琼花树。树还在,丈把高,枝繁叶茂,潇洒别致,一副依然故我的模样。琼花的美在于,历史上多少帝王将相、墨客骚人都想一睹芳容。琼花的美只属于扬州。“维扬一株花,四海无同类。”琼花早已成了扬州的市花。

平山堂 张卓君 摄

平山堂 张卓君 摄

转过身去,就是清代重建的南朝古刹大明寺。沿中轴线浏览,牌楼、山门殿、宝鼎、大雄宝殿、藏经楼和卧佛殿(在偏东北),古木参天,香烟缭绕,法像庄严。昔日北宋的两位才子秦少游与苏辙同游大明寺,作诗唱和,诗中有称大明寺“淮东第一观”。

从大雄宝殿一直向东,有一座九级浮屠栖灵塔,气势雄伟。栖灵塔历史上已被毁坏,这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建成的,有电梯直通塔顶。据说,隋文帝杨坚60寿辰,诏令在全国30个州建30座用来供奉舍利的佛塔,其中一座就在大明寺内。唐代诗人李白、高适、刘长卿、刘禹锡、白居易等曾登楼赋诗。

栖灵塔雄踞蜀冈,是大明寺标志性景观。登上塔顶,朝南观看,眼底的瘦西湖如诗如画,恍若仙境;远处的扬州城高楼林立,繁花似锦。

 大明寺栖灵塔 刘江瑞 摄

 大明寺栖灵塔 刘江瑞 摄

让大明寺享誉国内外的,是唐代的一名住持大德高僧鉴真大和尚。鉴真六次东渡,是中日友谊的历史见证。相关的建筑和遗迹有平远楼、陈列室、碑亭、长廊、石灯笼、樱花树、弘佛亭(偏东)和鉴真纪念堂等。鉴真纪念堂,是梁思成设计,集中体现了唐代建筑庄重、舒展、华美的特点。

游览过大明寺东侧的鉴真纪念堂,再去参观大明寺西侧一墙之隔的平山堂,一下子跨过两个多世纪,时光穿越到了重文轻武的北宋。

平山堂是欧阳修知扬州府时所建。欧阳修还在堂前植一柳树,“手种堂前垂柳,别来几度春风”(欧阳修词),后称“欧公柳”。堂前石砌平台,名行春台,台前围以栏杆,凭栏远眺,江南诸山恰与视线相平,故称“平山堂”。平山堂后是谷林堂和欧阳祠,谷林堂是苏东坡知扬州府时为纪念他的老师欧阳修而建。平山堂西有康熙碑亭、乾隆碑亭,见证了康熙、乾隆南巡,多次游历平山堂,留下诸多诗词匾额。

关于大明寺和平山堂的诗词文章,可用“汗牛充栋”来形容,眼前可见的绘画、石刻、楹联、匾额、书法,古风流溢,琳琅满目。

自古地以人重。欧阳修、苏轼,北宋文学的两位领袖,先后在扬州为政,居于蜀冈,这真是扬州文化的幸运。他们革新鼎故,文以载道,以民为本,以廉为先,无论为文还是为官,堪为后世楷模,是名副其实的“文章太守”。

在平山堂的西北,有“黄山画派”创始人之一石涛的墓。“黄山画派”和“扬州画派”齐名,而石涛选择了扬州作为自己的归宿。

扬州璀璨的文化闪耀在中国的历史长河里,扬州文化已渗透到当今扬州人的骨子里。这,就是扬州人的文化优越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