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枫:百岁画家的艺术人生

2022-11-14         何白 吴雨琪        

11月7日0时15分,104岁的无锡画家朱枫在家中安详去世。他一生淡泊名利,耄耋之年才为外界瞩目。2018年10月,新吴区委宣传部、梅村街道、江南晚报社、无锡博物院联合承办他的百岁画展,这也是无锡历史上首次为百岁画家举办画展。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process/60bf85d3e94049fd813171516c4d4260.jpg

弟子回忆恩师:为人低调、不逐声名

11月7日一早,朱枫老先生的弟子张孝林回忆起与恩师的交情时哽咽道,“1982年,我与恩师因为书法结缘,整整40年,恩师与我亦师亦友。他的艺术成就、为人品性,于我都是高山仰止。”

张孝林介绍说,恩师出生于1919年,原名朱建昌,字秋鸿、号野禅,20世纪30年代就读于上海美专学西画,后在无锡江南画院专修国画,长期从事图案设计和美术教育工作。他醉心画艺近90年之久,融书法艺术于中国国画的大写意花鸟堪称一绝,却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为世人知,盖因他为人低调、不逐声名。

部分朱枫先生的画作

部分朱枫先生的画作

多位重量级大咖给予高度评价

2006年,两位重量级的无锡籍文化名人国学大师冯其庸、著名雕刻家及书法家钱绍武,用题词写诗、来锡见面等不同方式,与朱枫交流、交往。无锡市新吴区这位书画双奇的德艺高人,才始被业界知晓,而这一年朱枫已88岁高龄。

冯其庸《朱枫老友画展》

冯其庸《朱枫老友画展》

张孝林说,1948年,冯其庸与其恩师在无锡胶南中学是同事,看到朱枫躬耕画室数十年、开创出新的画作,欣喜之余当即题词写诗:“平生参透笔头禅,墨阵纵横已忘筌。悟到狂花本禅意,出门一笑大河前。”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process/eb3d3b3fbe7945248f7f25b9a3e8072a.jpg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upload/202211/d171929a56094e029b54b9177bd2115a.png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process/d7f7efa989bf4ad2a3c6cff70ae00771.jpg

钱绍武与朱枫本不认识,也是在看到朱老画作后,非常惊讶与钦佩,不但写信给他,还于2006年6月16日专程来锡与朱老见面,“钱老称赞:‘朱枫先生的画作精品和世界级的艺术大师比毫不逊色’,这是属于他们的惺惺相惜。”

2006年6月,钱绍武先生专程拜访朱老

2006年6月,钱绍武先生专程拜访朱老

除了冯其庸、钱绍武,还有无锡籍美术家程及、工艺美术大师王木东,生前也与朱枫有过面对面的深入交流。

程及和朱枫交流

程及和朱枫交流

“枫叶流丹”:难忘百岁画展庆生

2018年10月,恰逢朱枫百岁寿辰,无锡市委宣传部、无锡市文联、新吴区人民政府主办“枫叶流丹”朱枫百岁绘画艺术展,江南晚报社作为承办方参与其中,为朱枫老先生拍摄了纪实影像资料。

1948年—1970年,朱枫先后在梅村的无锡县师范和梅村中学任美术教师,桃李满天下。在他的大力支持下,从2018年开始,梅村街道先后制作了以朱老的24幅书画作品为插图的“诗里画里梅里”文化笔记本,设计制作了“枫叶流丹”梅里文化小镇宣传台历和宣传折页等。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process/52809a6d8dd44c04bac307efb630c0ef.jpg

那次无锡历史上最高龄画家的特别画展,不乏重量级的嘉宾以不同形式表示祝贺——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,以及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、著名书法家华人德为画展题字,96岁的王木东大师还亲临现场祝贺及观摩。

2018年朱枫百岁绘画艺术展,王木东大师对朱老竖起了大拇指,这是他们首次见面。

2018年朱枫百岁绘画艺术展,王木东大师对朱老竖起了大拇指,这是他们首次见面。

王木东写给张孝林的信中说,他把朱枫的画集摆在床头,感受画作中发自灵魂深处的爱与憎,以及展现的人生风雨拼搏。

王木东写给张孝林的信中说,他把朱枫的画集摆在床头,感受画作中发自灵魂深处的爱与憎,以及展现的人生风雨拼搏。

子女眼中的父亲:永远是人生榜样

而在子女的眼中,朱枫甘于平淡、正直不阿,宽厚隐忍、磊落坦荡,是对他们教育有方的父亲。女儿朱珠说,父亲生前交代过,待他百年后一切从简;父亲无疾而终,让他们做子女的十分感慨:父亲其实一生历经磨难,但父亲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忍耐力挺了过来,为子女做出了人生榜样;在艺术追求上,父亲早年按部就班的作品多,退休后才得以全身心研究创新出自己的风格,几十年勤恳琢磨不改其志,忆来泪奔;父亲也知道艺术需要天分和兴趣热爱,从未强迫我们子承父业,由着我们各自选择,我们永远敬他爱他!”

https://region-jiangsu-resource.xuexi.cn/image/1006/process/c564633d61fd4063945dc0518c42a99f.jpg

作者单位:江南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