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苏曼殊往事

2022-06-20         李红梅        

众所周知,苏曼殊在南社诸子中是一位很特殊的人物,他多才多艺,能诗擅画,通晓汉文、日文、英文、梵文等多种文字,在诗歌、小说等多个领域皆取得了成就,他的诗风“清艳明秀”,别具一格,在当时影响甚大。才情横溢的同时,苏曼殊也拥有一个趣味盎然、洒脱不羁的灵魂。比如,他一生钟爱美食,常常吃到裘敝金尽,有时还要典当度日,有一次,他甚至把一辆新买的自行车当了请朋友们喝酒,但他全然不在乎。他患有严重的肠疾,不宜多食甜食糯米,但也完全不管不顾,柳无忌说他特别爱吃江苏苏州吴江的麦芽塌饼,一口气能吃好几个,但他虚弱的肠胃却完全不能消受,直至病倒。

1917年5月,苏曼殊与柳亚子都在上海,时相往来,虽然当时曼殊的身体日渐不济,只是他仍然想着城隍庙的糖粥,并对柳亚子说:“上海城隍庙新辟商场极好看,不过旧时卖糖粥的那些小贩却怎么也找不到了。大商人最善于垄断,那些细民的生计从此就都断绝了。”悲天悯人之怀,流露无遗。这是柳亚子与苏曼殊的最后一次见面,稍后,柳亚子托人转赠了三十元钱给苏曼殊,曼殊表示十分感激,并期待身体痊愈之后,“必践尊约,赴红梨一探胜迹耳”。这是柳亚子收到的苏曼殊的最后一封信,不久,这位断鸿零雁一代奇僧终于与世长辞,终年三十五岁。

苏曼殊去世后,有感于他奇异的身世,绝世的才华,南社众友辑其遗诗,编成《燕子龛遗诗》,柳亚子为之作序,并资助付印。六年后,苏曼殊的灵柩由陈去病等南社社友安葬于杭州西湖孤山,并建墓塔。

1926年暑假,柳无忌从清华大学回家度假,柳亚子正因南社社务问题杜门不出,为了消解父亲的郁闷情绪,柳无忌怂恿父亲一起进行苏曼殊研究,虽然计划庞大,工程繁难,但经过父子俩多年的潜心研究,成绩斐然。1931年撰成《重订苏曼殊年表》,次年又完成《苏曼殊传略》,两文均被1933年上海开华书局出版的《曼殊全集》收录,1940年,柳亚子又辑成洋洋巨幅的《曼殊余集》,柳氏父子的研究成果成为苏曼殊研究的重要史料,同时,也是苏曼殊与柳亚子深厚友谊的见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