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远流长,江苏的“兔地名” 202

2023-01-13         于锋        

再过十几天,兔年就要到了。可爱的兔子是中国人熟悉的动物,被列入十二生肖之中。从古至今,人们习惯将动物引入地名。在江苏地名宝库中,“兔地名”虽然不及龙、虎、牛等生肖多,但在各地还是分布着数个,并流传着一些有趣的故事。

走进南京夫子庙大成殿景区,细心的游客会发现一处以“兔”命名的景点——玉兔泉。说起来挺有意思,这处胜迹竟然与南宋时代的奸相、南京人秦桧有关。

元代南京地方史志、张铉的《至正金陵新志》记载,秦桧早年间在夫子庙学宫读书。一天晚上,他看到一只白兔从眼前蹿过,迅速钻入地下洞穴。都说“狡兔三窟”,秦桧遂命人在此处挖掘,挖到地下一丈处,一泓清泉涌了出来。秦桧将此视为瑞兆,他当上高官后,派人在学宫开凿造井,并用篆书题写“玉兔泉”三字。

甘甜可口的玉兔泉曾被视为“智泉”,是学宫内唯一的水源,很多从这里走出的栋梁之材,都饮用过玉兔泉水。但遗憾的是,由于它的开凿者是大奸臣秦桧而受到“连累”,渐渐被人厌恶,乏人问津。对于这个现象,明代初年的开国功臣刘基曾为玉兔泉打抱不平,他写过一篇《玉兔泉》,里面说:“桧死为蛆,泉洁自如;我作铭诗,众惑斯祛。”他主张,水质清冽的玉兔泉不能因为开凿者的缘故,被任意污蔑否定。尽管如此,明代以后,玉兔泉还是渐渐湮没。1984年,夫子庙景区重建时,发现了玉兔泉的井栏。近年来,玉兔泉又得到了重修恢复。

位于句容市东部的白兔镇可能是江苏知名度最高的一个“兔地名”,看到它,人们总会认为当地应该流传着一个和“白兔”有关的传说。地名专家介绍,“白兔”原为“白土”“白埠”,这座千年古镇是古时从南京前往苏南的必经之地,宋代时设有“白土市”,明代时又设置供旅人休息的“白埠”。后来,古镇定名为“白埠”,并日渐繁荣。民国时期,有文人觉得“白土”“白埠”的名字平淡无奇,雅化成“白兔”,使用至今,成为江苏数不清的乡镇地名中唯一一个包含“兔”字的地名。如今的白兔镇,由行香镇、白兔镇两镇合并而来,有“中国草莓之乡”的美誉。而在白兔镇辖区内,还有“白兔村”地名。

在江南丘陵地带,有一些小山丘以“兔”命名。在南京市江宁区江宁街道,有个自然村“兔耳岗”,因村子旁边的小山形似兔耳而得名;在无锡太湖湖滨的群山中,有一座名为“玉兔山”的小山,风光旖旎;常州新北区孟河镇有“白兔墩村”,因村附近的土墩宛若蹲踞的白兔而得名。不过,清道光版《武进阳湖合志》载,白兔墩原名白土墩,后人雅化为“白兔墩”,与前面提到的句容白兔镇名字的演变过程近似。

在泰州老城区,有一条东西向的小巷——“多儿巷”。传说,此巷原名兔儿巷,古时候巷中一户人家有女子分娩时,见到一只白兔跑过,视为吉兆,巷子遂改名为兔儿巷。“兔”与“多”读音相近,人们又将兔儿巷改为多儿巷,不但好记好听,更是吉上加吉。

以“兔”为街道名,在南京也有一例。六合区马鞍街道马集社区有一条“赤兔路”,以《三国》中的名马“赤兔”命名。“赤兔”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,是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名马,它的名字中为何有一个“兔”字,历来说法不一。“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。”《三国志平话》说赤兔马:“这马非俗,浑身上下血点也似鲜红,鬃尾如火,名为赤兔马。丞相道,不是红为赤兔马,是射兔马,旱地而行,如见兔子,不曾走了,不用马关踏住,以此言赤兔马。”另一种说法则认为,“赤兔”由“赤菟”演变而来。楚国人称老虎为“於菟”,简化为“菟”。“赤菟”是指红色的老虎。“赤菟马”是形容这种马奔跑迅速,凶悍威猛,后来“赤菟”讹变为“赤兔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