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文汇阁寻联

2022-11-14         华干林        

清代中国七大藏书楼之一的扬州文汇阁复建工程,是当前扬州文化界的盛事。文汇阁土建工程竣工在望,有关部门正在向全社会征集阁中所需的两副楹联。

文汇阁建成于乾隆四十四年,毁于咸丰四年兵火,古文汇阁的存世时间共75年。按常理,如此恢宏的标志性人文建筑,应该有旧联遗存。然而遗憾的是,扬州文史学者们几乎“挖地三尺”,除了发现乾隆皇帝为文汇阁所题的“文汇阁”和“东壁流辉”两块匾额的记录之外,至今尚未发现文汇阁的旧联。

文汇阁效果图

文汇阁效果图

《四库全书》修成之后,分别藏于北京故宫文渊阁、圆明园的文源阁、避暑山庄的文津阁、沈阳故宫的文溯阁,史称“北四阁”。乾隆南巡时,欣赏江南文风腾蔚,又御旨增抄三部,分别藏于扬州文汇阁、镇江文宗阁、杭州文澜阁,史称“南三阁”。其中北四阁都有古楹联留存至今,而扬州文汇阁却没有与建阁时间同存的楹联。笔者查阅了《清宫扬州御档》汇编中乾隆朝的全部条目,并无文汇阁楹联的记载。有关扬州文史古籍、楹联著述也无文汇阁楹联的内容。这似乎不合常理,如此宏大的文化工程,怎么会没有一副楹联存世?即使当时藏书阁因兵火而毁,但如果有楹联存在,史料上也应该有记录的,但却偏偏没有!

再查史料发现,原来南三阁建成之后,有了案情。

编撰《四库全书》有一套庞大的班子,总负责人叫总裁官,由显赫的高官担任。但他们只是挂名而已,不做具体事。真正的业务负责人是总纂官,乾隆点名由纪晓岚担纲,而负责校对、审核全书的总校官,由礼部右侍郎陆费墀担任。

陆费墀,字丹叔,复姓陆费,浙江桐乡人,乾隆三十一年进士,改庶吉士,授编修。充任《四库全书》总校官后,一路升迁,初擢侍读,累迁礼部侍郎。

然而《四库全书》后三部(南三阁藏书)还在紧锣密鼓抄写的时候,就不断有人指出书中的文字错误,甚至还存在有忤当朝的文字,此事令乾隆皇帝很扫兴,甚至很恼火。《清宫扬州御档》中,有一份题为《奉旨查办文渊文源文津三阁四库全书讹谬事》的奏折中,乾隆严厉斥责道:“舛谬丛生,应删不删,且空白未填者竟至连篇累页。”“令陆费墀将文澜、文汇、文宗三阁书籍所有面页、装订、木盒、刻字等项,俱着自出己赀,仿照文渊等三阁罚赔。”也就是说,在纠正书中错误、修整装帧瑕疵中所需经费要由陆费墀个人承担。出了如此严重的政治性错误,不治其罪只责令赔款,已是乾隆对陆费墀“格外成全之意”。

对于扬州文汇阁的事,乾隆下令由两淮盐政征瑞负责查察。此事在《清宫扬州御档》中亦有记载,分别为:乾隆五十五年十月二十一日《奉旨办理扬州等三处四库全书及陆费墀房产事》;乾隆五十五年十一月初九日《奉为遵旨交办文宗文汇二阁书籍事》。乾隆皇帝不仅对陆费墀实行了经济惩罚,不久还下令“吏议”夺职。从此,陆费墀整天在忧心忡忡中度过,没过多久便抑郁而终。

此后,乾隆又传谕两淮盐政全德,下令没收陆费墀的房产,只留下千金,作为陆家赡养妻子儿女之用,其余家财全部用于南三阁藏书的装帧。

可以想象,乾隆皇帝兴致勃勃地集书建阁,却在抄书、装帧过程中发生了如此令他很不愉快的事,这可能是导致文汇阁本来就没有楹联的根本原因。